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ouchouma的博客

爱上单眼皮男生

 
 
 

日志

 
 

父母皆祸害  

2018-01-03 17:26:48|  分类: 女人心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Anti-Parents(父母皆祸害)这是豆瓣社区成立了十年之久的一个小组。
宣称“在孝敬的前提下,抵御腐朽,无知,无理取闹父母的束缚和戕害”。
看到这个小组,虎躯一震。
昨晚音乐会散场,我们站在门口等滴滴。
背后一个愤怒的女人在指责她6岁左右的儿子。刚买的钢琴CD被孩子弃置于地,母亲威胁他“赶紧给我捡起来!有你好看的。。。”孩子赌气站在一旁,就是不动。
同行的另一位妈妈也带着差不多大的孩子,在一边不知所措。
母亲开始控诉“为了你学钢琴,我和你爸爸辛苦工作,今天你爸还在北京出差呢,你这样对得起我们吗?”
孩子嘀咕着“又不是我要学钢琴。。。”
母亲闻言,怒火更大了,扬言回家就把钢琴课退掉,钢琴卖掉。
浪漫的新年钢琴音乐会转眼变成了一场噩梦。这孩子长大后会不会内心对“父母皆祸害”表示“简直不能太同意”?
钢琴自带的浪漫优雅的贵族属性让我们的新中产们万分向往和迷恋,可是这么多年华人圈也就出了一个傅聪,一个朗朗,一个李云迪。
如果真喜欢,请自己去学。或者打扮的高雅美丽,带着孩子去欣赏一场浪漫的音乐会,体会一下古典音乐的美好也不失为一件赏心悦事。

前几天,岁末。我的邻居女主人在朋友圈罕见地发了一条新年感悟,恳请女儿不要厌烦她这个做母亲的对孩子事无巨细的关心,因为她只是想“把她曾经遭受过的令人难以想象的被漠视,被误解,被羞辱所带来的无法愈合的伤痛”补偿在自己的孩子身上。希望自己的女儿能感受到真实的亲情,哪怕贫穷病痛孤独悲伤总有爱的人陪伴在身边。
我不知道她的少女时代经历过什么。她对自己的婚姻不太满意,因为丈夫是母亲介绍的,总觉得所嫁非人,要不是年轻时的盲从,自己现在的日子一定好过许多(其实她的先生是我们见过的为数不多的极品顾家好男人);她用一种极其鄙夷不屑的语调向我描述过她姐姐的女儿愚蠢不堪却自不量力,入读国际学校然后出国留学无非仅仅有钱罢了;对婆家人没有一丝好感并禁止女儿回家探亲,奶奶和丈夫的兄弟都“自私无情”,先生则是无可救药的“愚孝”;对自己的父母,所言不多。
 在我看来,他父母对她极好,家乡海鲜长年特供,冰箱需要买两台才够存放,来这边小住,都是大包小包的礼物带过来,外婆一手缝纫好手艺,给她的女儿做漂亮的裙子,给她家缝制沙发套和窗帘,外公买菜做饭,收拾打扫,将她家陈年积垢都清扫得干净如新。父母老家的房子卖了,三姐妹一人一份。她父母随妹妹生活,也不需要她照顾。她生活的全部就是照顾女儿。对我这种既要上班挣钱养家,还照顾着一个淘气孩子,公婆爹娘来了都是饭来张口型的苦逼来说,她简直太令人羡慕了。
直到有一天,她母亲抹着眼泪来敲门,大约是太委屈了,憋得难受,想找个人倾诉。
她送女儿上学后,就自顾着出门了。父母做好饭,打电话给她,她说吃过了,没有任何抱歉和解释。
她母亲哭着说“我到底上辈子欠她什么?姐姐妹妹都不能好好相处,都让着她,跟她没法计较。她老说这个老公不好,可是,她这个德行,除了这个老公,谁要啊”
哭诉完,她母亲又觉得在外人面前数落自己的女儿令人难为情,又红着脸和眼,回去了。
我隐约估摸着她跟父母的不睦。作为夹心饼干的二女儿,少女时代大约觉得自己受了太多的委屈。不是每个父母都那么睿智,能够在几个孩子之间一碗水端平,给予同样分量的关怀和爱,他们甚至根本不知道对那个不小心忽略的孩子的伤害到底有多大。
所以我的邻居,人到中年,依然无法释怀。她对自己的父母,姐妹一直心怀敌意,又爱恨交织。
她经常在朋友圈分享一些“父母皆祸害”的文章,直言不讳地讲并不是所有的父母都值得尊重。也不是所有的夫妻都有资格去当父母。

作为同样处于夹心饼干地位的二女儿,我对她的这种伤痛深有体味。
一直以来, 我对父母都有种疏离感,对母亲也难以真正的亲近。坦率地讲,跟我少女时代被漠视是有很大关联的。
小时候,我是最胖的女儿,出生时让母亲遭遇了巨大的痛苦。我的哥哥是家里唯一的男孩子,我的姐姐是出了名的漂亮小公主,集万千宠爱于一身,我的妹妹娇俏可人,又是父母最小的孩子,理所当然要疼爱一些。
只有我,没有任何引起父母关注宠溺的资本。
很漫长的一段时间里,很多亲戚都不知道我们家里还有我这样一个孩子。姐姐穿剩下的衣服给我穿,很快就穿坏了。我母亲会说“你怎么这么不爱惜呢?姐姐穿了这么久都不破,一到你身上就破了。。。”
这是我小时候最恨听到的话语。旧衣服,难道不是就快要穿破了吗?怎么能怪我呢?
所以,长久以来,我对穿人旧衣都怀有一种深深的厌恶感。
我生下来就很胖,饭量很小也还是很胖。我妹妹饭菜堆到鼻子尖儿上地吃,也还是修长苗条的小姑娘。我姐姐不瘦,但她难得一见的白皙,皮肤吹弹得破,是方圆数十里出了名的美人坯子。
我母亲喜欢给姐姐做漂亮衣服,托人到北京给她买棉袄和手表。我则完全没有这样的待遇,他们觉得怎么什么衣服到了我身上就不那么好看了呢?不仅胖,我冬天还爱皴脸,爱流鼻涕。在我父母眼里,我实在不是一个可人的体面姑娘。
 我姐姐经常嘲笑我这样胖下去今后肯定是嫁不掉的,我母亲也对我的胖有些无可奈何,我的虎背熊腰成了亲友们的笑料,认为我最好的职业前途就是去当个木匠。
我的心里自卑得恨不得去死掉。
我羡慕姐姐妹妹可以让母亲发自内心的怜爱,我该怎么办呢?我真是为自己悲哀极了。
我小时候的邻居是个赤脚医生,她每次去做接生婆都喜欢带上我去做伴,还让我给她吸奶,缓解她的奶胀。
我都欣欣然去做,我想大约也是一点别处取暖的努力吧。
父母姐妹亲友的调侃谈不上是刻意的恶毒,他们觉得一个小孩子,懂什么呢?纵向比较,固然令人悲伤,但横向比较,我还是同龄孩子中非常幸福的。我们家珍视每一个降生的孩子。
我动过无数次离家出走的念头,但都被自己仔细寻找出来的小温暖给阻挡了。
我祖父最疼我,因为我长得最像因病夭折的大哥。他并没有特别的对待,但我就是觉得他最疼我。这种被特殊疼爱的感觉是我舍不得离开的最大理由。
我是兄弟姐妹四个中最温顺懂事的孩子,也是学习成绩最好的孩子。
整个小学阶段,每年儿童节我的父母都有被学校请过去坐在中间当“荣誉父母”的光荣。
我希望一年365天都上学,从来不期盼周末的到来。在这里,老师重视我,同学仰慕我。。。还有帅气的男生给我写情书。
在学校,我才是闪闪发光,耀眼夺目的女孩子啊。
高中的时候,我姐姐再一次调侃我胖的时候,母亲很善意地维护了我“还好,哪有你说的那么胖?”
他们一点也不知道我整个少女时代在阴郁自卑中挣扎的艰辛,所以也对自己无意中的伤害毫无察觉。

我高一和复读的姐姐住同一个宿舍,她的舍友有几个文学爱好者,我有源源不断的《收获》《十月》和《港台文学选刊》可以读,这极大地丰富了我的内心世界,我的眼睛已经看到了自己生活的那个小镇之外。
90年代初,我有幸得以踏入大学校门,有幸邂逅我明朗的先生,他给我写了许多情意绵绵的情书,也有幸他没有中途弃我,一直追随到杭州。
但对我具有更为重大意义的是,我从此摆脱了家庭的束缚。他们对我的生活完全失去了掌控力。
相反,在艰难的90年代中后期,都是我,在竭力反哺父母家庭。
我不再介意他们是疼我还是更疼我的姐姐还是妹妹。
困苦不堪的少女时代早就悄悄练就了我一颗自强不息的心。
我和大学相识的先生结了婚,五年后,我们有了孩子,成为母亲让我的心也柔软了。

这二十年来,对父母,不管经济上还是感情上,我都是四个子女中投入最多的那一个。
曾经那个最不起眼的小孩成了母亲最仰仗的人。
要钱,要物,要关怀。。。。我都会是她最先想起来的那一个。
我经常想,我要不要跟母亲开诚布公地聊聊我小时候的委屈?
如果把这比喻成一场战争,我是不是有点终于胜利了的小人心态?
对母亲不那么耐烦的时候,我也会心生怀疑:我真的释怀了吗?

在年初的心理学课堂上我和老师同学分享了我藏在内心深处多年从未在外人面前言及的灰暗少女时代。
我的老师唏嘘不已。她说到底经历了多么漫长的挣扎才成长为现在这样一个心平气和的你?
其实我有勇气讲出来,是因为我的同学也分享了她作为夹心饼干二女儿的挣扎。
我们都够幸运,遇到灿烂明亮的爱人,温暖照亮并且扫除了各自内心的阴霾。
我的老师因为我分享的成长故事,她原谅了她的母亲,她说她终于理解了作为她母亲那样一个心底累计了无穷多负面情绪的女人无法好好陪伴女儿成长的悲戚。8年来,她第一次在清明节回到故乡给她母亲扫了墓。她站在母亲坟前,泪流满面。
和解来得有些晚,不仅仅是和逝去的母亲,也是和她自己。
但终归,我们还是都走出来了。
今年我去拍了新的身份证照片,对比12年前的我,我更中意现在这个眉眼里都是笑的温和女人。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