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ouchouma的博客

爱上单眼皮男生

 
 
 

日志

 
 

端午  

2015-06-23 23:11: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个小长假有点意思。
第一天,五月初五,端午。
第二天,6月的第三个周日,父亲节。
第三天,6月22日,夏至。
端午节,在我们湖北老家,是一个仅次于春节的“大节”,出了嫁的女儿要带着夫婿,携儿将女,拎着节礼,回娘家看望父母。春播已过,夏天尚未到来,难得的短暂闲暇,最是亲友相聚的好时光。
当然,现在的荆楚农村,这一切都不存在了。出了嫁的女儿都远在他乡,能有个电话回来就算孝顺了。
我小的时候,洁净宽阔的河流尚存。每年的端午,在镇上的那条大河里会有一年一度的龙舟赛,附近乡村里的大人孩子都兴高采烈奔过来看,热闹无比。
这一切,当然也没有了。不仅干净的河流不复存在,连龙舟赛最需要的青壮年都已经难觅踪迹。
我以为母亲会包几个白糯米粽子,电话给她,她懒洋洋地说包了也没人吃。
其实我心里最想念的就是小时候奶奶包的白糯米粽子,新鲜的粽叶,新采来的吊草(用来捆粽子),用开水杀青后,浸在冷水里待用。上好的白糯米泡一晚上,然后生米包起来,一个一个三角形,小小的,用绳子攒起来,一串一串的放在锅里煮,熟了后剥出来蘸白糖吃。
后来去了江南,第一份工作在一家进出口食品工厂做QC,管的就是粽子车间。才知道江南的粽子是要先将糯米蒸熟,调味后再包的,而且内容丰富。甜的有豆沙,莲蓉,板栗,咸味的则以猪肉,蛋黄最为常见。我们出口去日本的五目棕,内容多到有五个品种,车间的工人每次都要先称好五个品种的分量然后再包,繁琐极了。目睹车间的全手工制作后,我彻底倒了胃口,好几年,我一直不碰任何口味的粽子。
但偏偏全中国最有名的粽子就出产在江南。每次去长三角一带出差,但凡路过嘉兴,同行的同事总要特地进一下嘉兴休息站,买几只五芳斋的粽子,当场吃掉或者带回家当手信,浓油赤酱的颜色,肥腻的五花肉,看一看就饱了。
母亲有一年在杭州小住,特地带她去五芳斋的店里吃粽子,甜咸各要了一个,她分别尝了几口,并不觉得好。
我们湖北人,菜式喜欢麻辣鲜香的重口味,但对于粽子,还是喜欢清清淡淡的白米粽。
江南呆久了,粽子没爱上,但是端午的风俗却学了几分。节前也会去菜市场买一束艾草菖蒲挂在门口,驱蚊避邪,直至枯萎。端午的那一天,虽不曾烧个齐全的“五黄宴”,但心里是惦记着的,知道这一天该买点黄瓜,咸鸭蛋,黄鱼或者黄鳝了,如有兴致,可以再温一壶绍兴黄酒。
我们在端午的那一天,因为吃了茶餐厅,晚上一晚稀饭将就。先生觉得一点节日的氛围都没有,第二天,特地去买了黄鳝和黄瓜,还有家里的咸鸭蛋,凑了个三黄,小酌了一杯红酒,才算满足。
岭南的风俗一点都不知道,也没有见到特意走亲戚的邻居,或者特别的菜式。倒是在朋友圈,见到广州本地的朋友发了一年一度珠江龙舟赛的热闹景象。非常传统,颇有古意。
或许明年,我们也该去凑个热闹看一看。
又或许,该再给母亲去个电话,让她准备一些白米粽。
过几天,我要带着小齐回去吃粽子了。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