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ouchouma的博客

爱上单眼皮男生

 
 
 

日志

 
 

秋雨淅沥沥  

2012-09-23 22:17: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兴高采烈地同意小齐去少年宫上周日清早的那节车模课,大约就是为了能让自己有个机会在西湖的白堤边溜达吧?

我不让他坐公交车,亲自送他去,停好车,然后朝湖边走去。

秋风挟裹着密密麻麻的雨丝,吹过脸庞,冰凉透骨。

我径直上了断桥,桥头有喧嚣的人群,晨起的老人在桥头的亭子里练习曲艺,正唱得山高水长,一片热闹,不少游人在那里围观。

桥上就没有多少人了。很多人没有带伞,在秋风秋雨中有些瑟瑟,又舍不得这难得的清静的路,犹犹豫豫地往前走着。

湖面一片渺茫的白雾,真有烟雨江南的浩渺。坐船的人几乎没有,船夫们百无聊奈地把船头靠在一起,相互撞击着取乐,他们不怕冷,穿着短袖,摇摇晃晃的船上不时传来哈哈大笑的声音。

有一位女子,蹲在湖边,向着一个方向,扮着僵硬而持久的笑容。我诧异地顺着她的脸望去,却见不到一个她的同伴。正惊奇间,见她慌忙跑去一个石墩,捡起她的相机,爱惜地搽拭着雨水。

我跑去看那块碑。白堤之所以称为白堤的碑文。

写得堤上“桃柳成行,芳草如茵,回望群山含翠,湖水涂碧,如在画中游” 。

真是好文字,一点也不夸张。

我数着柳枝,以前我称它们都剪了一幅“沙宣头”,齐齐的,直直的,垂下来,在微风中荡漾。虽已秋分,但绿色依然浓烈,一点也没有淡下去。沿湖的是一排低矮的桃树,花和果实累累的季节都已经过了,却是绿叶伴枝头,别有一缕青翠。

我像猫一样,静悄悄地沿着湖边漫步。左手柳,右手桃,我不停地念叨着这桃柳成行,低头又去寻找另一个词。真真是芳草如茵,是谁想出了“茵”这么美的字啊。

我走到那一片荷花池边。花已经谢了,就是莲蓬,也已枯萎。荷叶倒是依然碧绿,高高低低,错落有致。这里大约是小雨珠的游乐园,它们跳跃着,从高的荷叶跳到低的荷叶,再跳到更低的荷叶上,最下面的荷叶终于不堪重负,哗啦一声,就像倒翻了杯子里的水,朝湖里泼过去。

又有一位女子,湿着头发,站在湖边,拿着相机朝自己的脸上拍。我说:我来帮你吧!

我帮她拍了两张,打算把相机还给她,手伸出去,又缩回来:再帮你拍一张吧!

这次,我把她的身影放在了片子的左边。

继续朝前走,雨越来越大了,我拐进孤山脚下,想去看看林逋的墓。

在一个角落里,有一艘船,收了满满一船的垃圾,偷偷地藏在那里。我站着,望向湖的对面,在这里,就有群山含翠,湖水涂碧的韵味了。

路边有一座马的雕塑,没有任何介绍。好像把一匹马剖成了两爿,半边身子和两条腿在雕塑的一边,另外一半在另一边,头和尾在两片的中间,看起来好奇怪。

春天的时候,孤山的这一片梅花盛开,暗香浮动。湖面上仙鹤当然没有了,饲养了一群野鸭,不时扑腾着翅膀,倒也有趣。林逋是位隐士,生于艺术气息浓郁和审美情趣高雅的北宋,不婚不仕,跑到这孤山一隅,养梅伺鹤,吟诗作赋,独居二十余载,其雅趣情操深得后人仰慕。

我在他的墓前停留了一会,圆圆的墓冢,简单的墓碑,没有一句多余的话。

下了山,往回走。我又开始数那些成行的桃柳,这一次,依然还是左边柳,右边桃,真有趣啊。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1)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