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ouchouma的博客

爱上单眼皮男生

 
 
 

日志

 
 

奶奶  

2012-06-28 00:47:10|  分类: 女人心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这一代人,每个人的童年记忆里,都有一个满脸皱纹,慈祥无比的奶奶。

我的奶奶其实是外婆。

奶奶谢氏,生于1921,殁于1998,享年77岁。

奶奶有一位大家闺秀的母亲,家世雄厚,太外婆是一位丫鬟环伺的闺阁小姐,却跟一位革命党结了婚,革命党新婚不久即离开了家,整整六年没有回来。奶奶是太外婆的第一个孩子,因为有位新派的父亲,又生于大年初三,所以取了个春意盎然的名字:谢新春,又因为这位新派的父亲,奶奶也没有遭受裹脚之痛,这在当时也算件稀罕事了。

她的革命党父亲据说后来投了诚,灰溜溜地卸甲归田,回了老家,安安心心一气儿跟老婆又生了三个孩子。

关于这个“革命党”太外公,我一直很好奇,但是他回家后,大概一直郁郁不得志,去世得也早,我压根没见着面,后来读了方方的《武昌城》,大抵明白他应该不是什么革命派,而是守城的一方,革命党的对面,但他投了诚,开了城门,乱世之中溜回了家。

奶奶的闺阁母亲倒是非常长寿,虽然经历了土改,三反五反等非常不利于她这样家世的残酷运动,但她终究都熬过去了。她一生优雅,斯文清秀,特别爱干净。即便到耄耋之年,她的房间,都不轻易允许外人进去,床单等卧具均整洁无比。

太外婆九十多岁的时候,我年近七旬的奶奶去探望她的母亲,发愁地跟她母亲说:姆妈啊,您怎么还不走啊,我都不知道还能不能哭您呢。。

大概是我刚上高中的那一年,太外婆去外面收衣服的时候,轻轻地摔了一跤,便瘫痪在床,清爽了一辈子的她经受了不清爽的几个月后,便仙逝了。

至于我奶奶怎么嫁给我爷爷的,我倒真是一点都没弄清楚。奶奶对晚辈,对外人,都非常的温柔娴淑,但是在爷爷面前,却足可以称为“悍妻”,有点说一不二的彪悍。

我想这大概是因为奶奶还是稍微过了几年备受宠爱的童年时光,所以性子比较骄纵,爷爷家说到底就是一普通农家,虽然识文断字,但是一辈子都非常受“大字不识一个”的奶奶的差遣。

奶奶在生育上备受打击,一生就怀了两胎,第二胎还是个死胎。生我妈的那一年,奶奶也已是28岁高龄,但也正是这一点,她一直非常介意我爷爷对子嗣的态度,在没有自己的孩子的多年里,她几乎无法忍受爷爷对别人孩子的羡慕,哪怕是稍微去逗弄一下,回家后奶奶必定会大发一顿脾气。

奶奶不仅仅为“悍妻”,有时候还是“妒妇”。

奶奶60多岁时,还吃一位同村瞎眼老太婆的醋。这个寡居多年的老太婆只不过比较舍得开口求人办事罢了。求到我爷爷的份上,他当然难以拒绝,帮了些不足挂齿的小忙,奶奶就不依了,在家里大吵大闹,弄的不可开交。我们几个孙辈都有些懂事了,觉得奶奶这种“癫狂”实在有些可笑,我妈更是觉得哭笑不得,我爸则干脆带了爷爷逃出家门。

爷爷倒是非常包容这个“不讲理”的老婆,他幽默诙谐,会讲各种各样的笑话逗人开心,顾家又体贴。他当年被128师抓了壮丁,后来想念老婆孩子,愣是趁着执勤偷偷跑回了家。部队大广播里一直播着他的名字,要抓他回去,他也不管不顾地逃走了。

爷爷的家务活做得非常好,扫地扫得一层不染,水缸里永远都装满了水,柴房里永远整齐地码着扎好的柴。他还擅长捕鱼,家里永远有吃不完的鱼。

所以,其实奶奶对能嫁到这样的一位老公,心里还是觉得非常欢喜的,她只不过是用了一种蛮横的撒娇,来掩饰着她内心真正的愧疚和不安。

奶奶一辈子不管钱的事儿,所有要花钱的事爷爷都会帮她事先准备好,到老年的时候更甚,我们经常笑她即便有一毛钱藏在裤子口袋里,也是会不停从左口袋换到右口袋,而最终这钱就不知所终了。

因为不沾钱,所以人不太会有贪念,也不乐于殚精竭虑谋划着挣钱的事。奶奶一生心思单纯,她早早地从农活中脱手,开始全心全意照顾她的宝贝女儿和宝贝女儿的孩子们。

我妈有几年身体不是很好,早上每天必定要吃个奶奶准备好的开水冲蛋,夏天要吊几瓶氨基酸,秋天吃两只老母鸡炖中药,冬天要吃膏方,她吃的烦了,有些嫌恶,但是有奶奶在,必定是逃不掉的。

至于我们,奶奶经常说:你妈只生了你们,是我把你们养大的啊。。。

这话不假,我妈对照顾孩子非常不擅长,印象中,都是跟奶奶在一起。奶奶不仅照顾我们兄妹几个,同家族几个堂兄的孩子几乎都是在我们家长大的,早上扔过来,晚上吃好洗干净再送回去,奶奶从不厌烦。

奶奶菜烧得好,家里经常有我爸带来的各式各样的朋友,但各式各样的朋友都有一个共同的爱好,就是喜欢在我们家蹭饭。其实农村不像城里,家里没有冰箱,菜式也就应季的那几样,奶奶经常被这样的突然袭击搞得很无措,好在有“蛋”这个好东西,家里常年备着奶奶自己腌制的咸鸭蛋,小商店里松花蛋常年不缺,凉拌下即可,再就是炒鸡蛋,有了这三样,奶奶就觉得事情好办多了。

到了晚年,奶奶眼神和精力均已不济,烧出的饭菜经常有莫名其妙的味道,饭也经常煮糊,明明满屋的焦糊味,奶奶硬是说没有,其实,她都是偷偷地把烧焦的饭吃掉或者悄悄藏起来。

九二年的夏天,一直身体棒棒,胖胖的爷爷在短短的两个月中突然清瘦下来,他患了晚期胃癌。在爷爷最后的日子里,奶奶衣不解带,整宿整宿地陪在身边,悄悄话说了好几天。

爷爷去世前,郑重地给我父母交代了一件事:缸里必须有做饭的水,厨房里要有烧饭用的柴!

爷爷走后,奶奶整个人一下子如山河崩塌,她记忆混乱,神情呆滞,茶饭不思,心仿佛随爷爷去了。

我们都觉得奶奶要随着爷爷走了,但是她神奇地熬了下来,又陪伴了我们6年。

我想,一定是因为她有太多的爱,还在这个世界上,她舍不得走。

但是,很快我就离开了家,到很远的地方去上学,见她的次数屈指可数。

奶奶和所有的老人一样,有些啰嗦,乐此不疲地操一些无能为力的心,跟我那很有些被宠坏了的母亲时常发生些小争执,主题永远是奶奶迫切要了解某件事,而我的母亲则觉得她完全没有必要知晓从不愿和奶奶细说。

奶奶在生命的最后,不停地骂我的母亲,说她不该把两个小丫头(我和妹妹)弄到那么遥远的地方,命令她马上把两个姑娘给叫回来,母亲当然不肯这样做,她拒绝了奶奶的这个小要求。

我是在奶奶去世后才赶回家中,看着灵床上那个瘦瘦小小,已经没有温度的老人,泪如雨下。

偶尔会梦见她,梦见她又让我去小卖店叫爷爷回家吃饭,爷爷那胖胖的身影于是晃悠在屋后那条笔直的小路,路两旁高高的柳树在夕阳下投射着斜斜的阴影。。。

前天在家里做家务拖地,无缘无故地想起奶奶,想起她的许多许多小片段,清晰无比,温暖而美好。

故写此文,纪念她。

 

 

 

 

 

 

 

 

 

 

 

 

 

 

 

 

 

 

  评论这张
 
阅读(12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