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ouchouma的博客

爱上单眼皮男生

 
 
 

日志

 
 

父亲走了  

2012-12-05 23:41:49|  分类: 女人心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2年11月29日(农历十月十六)下午四点四十九分,父亲停止了呼吸。嘴唇上最后一抹血色褪尽,面容祥和,略带微笑地走了。

在此之前,他断食二十四天,仅以一点水维持生命,输液再也输不进去,双手满是扎针留下的黑色印迹,身上的浮肿慢慢消退,腹内的各种污秽之物排泄殆尽,亦不觉得疼痛。只是有一个晚上,他总让母亲帮他翻身,不停地翻来覆去,焦躁难安。后来便平静下来,不再移动身体,意识时而清晰,时而模糊。

有一天,他固执地要见姑妈家的表兄,不停地念叨他的名字,后来,表兄来了。他又念叨着二伯家的堂兄和堂姐,他对我母亲说,这些都是他的亲人,他都要见一见。

在这个世界上,他最难以割舍的是我的母亲和我的哥哥。他觉得我母亲没有兄弟姐妹,三个女儿又都嫁到路途遥远的地方,是个苦命人。我哥哥性格过于老实,且不善言辞,独儿一个,未免有些势单力薄,他拉着我大伯父家两个堂兄的手,拜托他们务必照顾自己这个唯一的儿子。

后来,他言语渐渐模糊不清,鲜能听懂,连母亲也只能连蒙带猜,但父亲的嘴里一直咕哝不止,他最后能清晰地喊出来的字眼是我母亲的称呼。再后来,他的眼睛也失明了,索性闭上了双眼,自此便开始失语。

11月29日,大姐和姐夫清早赶回家,我中午才到。大哥连续几天每天都过来,过了一会,三哥和大伯父也过来了。

我去摸他的手和脸,冰冷如铁,只有一息尚存。

我叫了他几声,他一点反应都没有。

我们不时去房间看他。有一次,我又去叫他,他的呼吸开始加重,仿佛睡着的人,还略有薄鼾,过了一会,他的脖子开始不时地梗一下,仿佛气息有些不畅。我以为他会动了,情况好转,母亲却没有这么乐观。

果然如母亲所料,傍晚时分,他静悄悄地走了。

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在等我,难道真的是因为我们都回家了,所以他决定走了吗?

父亲的遗体在家里安放了两天,我天天去掰他的手,每次都能掰开,始终没有僵硬。他一辈子豪爽大方,所以手真的很松。

我的伯父在他的上衣口袋里揣了一副纸牌,我们又烧了一副麻将给他。

我们在家门口搭了个大舞台,请了当地三个名角儿,来唱了两本花鼓戏。

这些都是我父亲生前的最爱。

对于病魔缠身的父亲来说,离去是个解脱。对照顾数十载的母亲,也是一种解脱。但是母亲依然十分悲伤,她伏在她年迈的姨妈身上,哭得像个孩子。她半夜总是会突然从床上坐起来,说父亲在隔壁房间叫她。早上起床了,她习惯性的就会去推父亲的房门。

我说不上有多么悲痛,父亲的离去早已经是我们可以接受的现实。有时候,我坐在他身边,长久地去注视他的脸,这不是一张记忆中父亲的脸,父亲年轻的时候是非常英俊帅气的,他总穿着一件白汗衫,喜欢挺着个肚子,会炒几个拿手小菜。我小时候也喜欢挺着个小肚子,喜欢吃他做的那几个拿手小菜。我不时地想起小时候坐在他的自行车后座,一起去他的老家南岭口走亲戚的光景。

我的孩子对这位见面次数屈指可数的外公的离去,没有一点悲伤。我妹妹的女儿有些懂事了,她觉得应该悲伤,可是,她悲伤不起来,她甚至因此而觉得有些歉疚和难为情。只有朝夕相处的我哥哥的女儿和儿子,对爷爷的离去表现了真诚的悲伤。我已经成年的侄女,在丧事办完的第二天夜晚,一个人躲在房间,拿着我父亲的身份证一边看一边偷偷哭泣。

乡下有许多的仪式,我们并不懂。父亲以前就是一位专门帮那些不懂的人去操心的人,现在轮到别人来为他操心了。关于出殡的日子,墓碑的方向,都需要请人来勘定。火化的那一天,母亲打电话给我,叮嘱我记得沿途喊父亲回家,怕他找不到回家的路。

三日祭的那天,母亲催我们,过了午夜十二点,得赶紧给父亲去送孟婆汤 ,说父亲在奈何桥畔怕要等急了,在望乡台上,再望我们这些尘世的亲人一眼,喝下孟婆汤,他便会忘了我们,了却尘缘。

可是,我们这些尘世的人,能忘得了他吗?

我想起许多人们对他的评价,在自己的性情里去寻找他的血液,我把自己天性里那些善良,侠义,浪漫,热忱。。。都归功于他的名下。

我原谅了他所有的缺憾和不完美。

我也愿意在记忆里,将他逐渐完美。

父亲生于一九四四年六月二十八(农历),卒于二零一二年十月十六(农历),享年六十九岁。

 

 

 

 

 

 

 

 

 

 

 

 

 

  评论这张
 
阅读(286)|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