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ouchouma的博客

爱上单眼皮男生

 
 
 

日志

 
 

爸爸,生日快乐!  

2009-08-24 15:04:34|  分类: 女人心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青岛的第二天下午,男人们带着孩子去了海博,女人们在阳光百货逛街。在咖啡店里歇脚的时候,想起来,那天是父亲的生日。

父亲的身体已经很不好,一年不如一年,感觉他的每一样器官都在以不同的速度进行衰退。他只有在吵架骂人的时候仿佛还有些许生机。

但一直查不出大的病因,只说是支气管炎,导致肺气肿。他嗜辣,烟不离手。酒倒是多年前就戒了。但这剩下的两样爱好对于他这个病也是非常严重的雪上加霜。但谁也无法说服他。他总说人生的乐趣已经所剩无多,如果连这两样也要忍痛割爱,那生命对于他有何意义呢?

他不明白,他的生命对于我们意义非凡。有他,有母亲,才有我们的家。

父亲从小家境贫寒,但因为是最小的儿子,所以也应该享受了许多的疼爱和关怀。至今,我仍能从七十多岁的大伯父那里感受到他对父亲的发自内心的关怀和爱护。父亲生性豪爽大度,朋友遍地,从来没有因为来当上门女婿而有丝毫的自卑和不快。他从来不会忘记外公的生日,他也从来不会轻易动手打他的任意一个孩子。

父亲热爱麻将,牌艺精湛。小时候,如果父亲很早就上街买菜,我们就知道他赢了,如果发现他日上三竿还在呼呼大睡,我们就会心照不宣地嘀咕他输钱了。

父亲是个爱玩的人。他年轻的时候,我们家几乎就是饭馆,有他召集的花鼓戏班子,有他的各式各样的朋友。现在让我想起来仍然很惊讶的是当初经常会有专业做戏服的裁缝师傅在我们家做一个月之久。还有当初名震荆楚的花鼓戏头号花旦汪娇珍也是我们家的常客。但我的母亲对她非常不屑,因为觉得父亲和她之间仿佛有些暧昧。父亲号称团长,团员们都是本村或临近村庄的戏曲爱好者,多为兄妹或者叔侄,农忙的时候下地干活,农闲的时候练功排戏。父亲找来专业的指导老师,制作精良的戏服。家里当初有个很大的院子,院子里种满了桃树和梨树,树影婆娑下,都是他们排戏练功的身影。每年的春节,都会有很多的人到我们家吃饭。我至今也没搞明白他们的活动经费来自哪里,他们当初的热情难道足以支撑那一切?现在的我想来也有些匪夷所思。

父亲也爱唱戏,但他从不登台表演。仅有的一次,还是背对观众,演一位带着髯口的老生,他非常害羞。

小的时候,街上有戏园子。父亲会带了我们去看,有时侯会把小小的我们塞进他的大衣里面混进去。很多我这个年纪的人会讨厌戏剧,但我从来不会,我有一种仿佛与生俱来的亲切感。姐姐小时候曾经还上台客串过匪兵甲之类的角色,但我还太小,从来没有这样的机会。但也在耳濡目染中学会了“下腰”。

父亲热衷于一切家族内外之事宜。排解纠纷,主修族谱,曾经我们笑他谁家死了只老母鸡都需要他出面,但毫无疑问,父亲是一位受大家尊重和信任的人。

他公正,善良,从不徇一几之私。每年的生日,也许我们会忘记,但他的朋友们从来都不会忘记,都会在这一天,聚在我们家里,陪他搓一场尽兴的麻将。

父亲一生少有积蓄,他永远都觉得手上的钱不够花。他从来没有从长计议细水长流的打算,他总是觉得人生的路走到哪里就是哪里了。

我们总担心他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所以总是希望他能够快乐,我们原谅他晚年的暴躁和固执,我们每一年都尽可能带着各自的孩子回家探亲,能够陪着他,让他看到孙辈们的健康成长。

我想这就是父亲的幸福。

 

 

 

  评论这张
 
阅读(9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