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houchouma的博客

爱上单眼皮男生

 
 
 

日志

 
 

两个朋友  

2009-04-20 11:21: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公有两个非常有意思的朋友,是大学同班好友,喜欢聚在一起喝个小酒,聊个天什么的,一个叫老朱,另一个称之为魁。

老朱呢,出生世家,爷爷是上海戏剧学院表演系的创始人之一,据说在20世纪初的中国戏曲界,是排的上号的人物,老人家的传记也是当初的小老乡,现在的学者余秋雨做的序。爸爸毕业于北航,妈妈毕业于北师大,后来都在中国科大任教,妈妈呢,更是一直当着科大少年班的班主任。按理说呢,这样的家庭出来的孩子,不该上咱们那大学啊。难道那老朱天资不够聪慧?NO!NO!那孩子,聪明劲绝对是一等一的,那是怎么流落到俺们那垃圾大学的,据说还有一掌故呢。

这个就不去深究了,反正老朱到了水大的经92,就当了班长,老朱长的高大魁梧,两道寿眉,比起咱那些乡下来的孩子们,气势就大了去了。老朱爱侃,又自命不凡,对那些学习呀,考试之类的俗事就非常的不放在心上,尤其碰上那些迂腐的老学究,就更加鄙视了,据说,在当年的期末考,老朱就是第一个交了白卷摔门而去的英雄班长。

老朱自己的父母绝对是出生大家,一点也不学究,对老朱的种种,也非常的宽容,而且始终坚信自己孩子的优秀。在偶们上大学的时候,每个月有个300大洋的生活费就不错了,可老朱据说每周是200!还总是不够。他爹说了:人不风流枉少年!花点钱算个什么呢?真是把他们班的男生都羡慕得口水流了好几地板啊!

老朱拿了钱,倒也不是去风流泡妞了,人家在科大混的时候,就有一美貌绝伦的女友,身材高挑,做过MODEL,样子不是一般的好啊,水大的妞哪里入得了他的法眼啊,后来还是一北京妞主动投怀送抱,使了点小手腕,才认下来做了女朋友。那银子花哪里去了呢?这个偶就不是很清楚了。据说,阶梯教室里通宵聊过天,南京路上赤脚走过,屋檐台阶也没少溜达过,但这都不用花票票啊!

再说魁,据说是身体原因,经91遗留下来的,那真是一天生当老大的主啊,年纪呢也不比大家伙大,但那胸怀绝对就是一老大的胸怀!偶有时候会很奇怪,怎么福建也会出这样的男生捏?福建人不是都爱偷渡做个生意,做个买卖啥的吗?那大碗喝酒,大块吃肉,爱罩着兄弟,视钱财如粪土的,不都是寒冷的北方那旮沓的么?唉,反正人家挺替咱们长江以南的长脸的。魁年轻的时候也是英俊潇洒,一表人才啊,所以女友是若干的若干。魁有个巨大的优点,不管在哪里,不仅把自己的女朋友照顾的无微不至,而且把别人的也照顾的无微不至,偶经常用这个来教育偶家的那个呆子。

这三个人是怎样成为朋友的涅?偶不是很清楚,偶那时侯还没和偶家的呆子好上,也不跟他们混。据说他们经常出去喝点小酒,然后趁着酒劲,闹点小事,看到漂亮妹妹,就让偶家的这位湖北第一娇小型美男子先上去挑事,等到快要大打出手的时候,偶家的呆子就赶紧的系好鞋带,只等兄弟们打完就赶紧撤。真是年轻啊,精力过剩啊,一天踢2场还消耗不光啊。学校周围的军工路,图门路,处处留下了他们酒后的背影。魁据说有个经典台词:菜别点那么好!酸辣土豆丝就可以了,反正要吐的!那时侯年轻,几十瓶啤酒完全没问题,可是没银子啊,那就先来几瓶一滴香打底,喝到半醉,再用那奢侈的啤酒簌簌口。

转眼就毕了业,偶家的这个追着偶到了杭州,魁回福建没呆几个月,就又杀回了上海。老朱的父母都是上海人,早就回上海居住了。

但老朱毕业后一直没出去工作,直至今天。偶们不行,偶们毕了业就得自己养活自己了,在陌生的城市,相依为命,结婚生子,成家立业。偶家的呆子是按照正常的程序来完成这一切的。

那两位同学就不象偶们这么落入俗套了,他们俩的生活,让偶来写,要有一本书好写写呢,而且是长篇。

老朱呢,先是发觉大学的女友心机太重,分手!后来又和科大的前任和好如初。科大的这位呢,真是不错,人情练达,美丽聪慧,尤其是对男朋友的同学,那叫一个好!偶家的呆子就是靠了她,才在强手如云的招聘中进了当年炙手可热的杭州顶益,并且落下了户口。女孩真是一个好女孩,一心想和老朱共接连里,她欣赏老朱的那点才情,那点霸气,爱他真是爱到骨头里,可惜老朱太霸气了,霸到无法在任何一个公司生存下去,在他眼里,那些上司,那些头,都是猪!都是混蛋!他是不屑于与这帮无脑儿为伍的,女孩不知道托了多少人,暗中关照了多少次,每次都是铩羽而归。女孩实在太没有安全感了,终于决定放弃!而老朱开始研读易经八卦,诗词歌赋,开始喜欢在半夜打电话,告诉你他写了一首好诗,并且深情地开始朗诵。他曾经到偶家来住了一晚,留诗一首,《给梦中的孩子》,写在偶的一本书的尾页上,抱怨偶给他的被子太薄了,一宿没睡,只能写诗。还有一次,在杭州的青年旅馆,老朱参观了下房间,然后在鲜花盛开的门前,做了几十个俯卧撑。他还送给偶家的儿子一把萧,还有一首诗,说萧是为他精心挑选的礼物,诗呢,是苟富贵之类的,那时侯偶的齐只有3岁,偶一直没弄明白为什么。他喜欢偶家的齐,认为比偶们夫妻俩那是出息多了,总是说要来看他,哄着齐去宾馆住,半夜哭了又给偶送回来,跟偶家的齐在一起,可以玩好几个小时,而不理我们任何事。

有一天,偶气喘嘘嘘地赶到家,拿出狂响不止的手机,是老朱气愤的声音:你在哪里?我太鄙视你们家的范欧了,一个俗人,我都不想理他了!然后挂断。偶呆了半天,狂笑着给偶家的呆子打电话,问他怎么招惹那位爷了。原来是偶家的呆子要上班,拒绝跟他出去鬼混。偶坐月子的时候,老朱到杭州来,一定要和呆子出去喝酒鬼混,呆子累啊,不乐意。偶就义正言辞地对老朱说:我们跟你不一样!我们要花的每一分钱都必须靠我们自己去挣!因为这个,彻底被老朱看扁,然后鄙视了偶很长时间啊。直到有一天,在偶家的书房发现了偶年轻的时候买的一本书,看到书上面的题字,才把对偶的鄙视稍微减轻了些。

因为他的不俗,所以在他眼里,偶们都是一等一的大俗人。跟偶们一起吃饭,要吟诗作赋,要高谈阔论,偶们的很多时间都谋生计去了,文学修养就有些跟不上,那就会被狠狠地,狠狠地水一顿,特别是对偶家的呆子,那是毫不客气,据偶不厚道的猜测,偶家的呆子估计经常在众人面前被他抢白得面红耳赤。偶家的呆子又不是不学无术,所以面子上就有些下不来,就更加不愿意出去听他布道了。

偶家的呆子有一次带着自己留过英的同事去跟老朱喝酒,老朱张口就问:科大,你知道吗?同事差点没背过气去,好歹人家爹娘也是沈阳大学的教授,有你这么自大的不靠谱的兄弟吗?

又有一次,说到世家和贵族,老朱先是狠批了一顿当前的那帮啥X,然后非常自得地说了一句:要说中国真有贵族,我还真算一个啊!把偶家呆子吓了一跳,连忙捂嘴:兄弟,这话,就跟我一个人说说得啦!

老朱还有个巨大的理想,曾经跟偶们说过:我希望我成立个大公司,发展的很好后,我就退隐江湖,交给你们这帮兄弟帮着打理!但偶们一直不敢有所期待,怕先饿S。

倒是偶们这些被他希望罩着的兄弟,在他杭州的婚礼上,偶们帮他迎来送往,在他父亲的葬礼上,是偶家的那个呆子帮忙安排的各种事项。终于,老朱真心地跟偶说:你家的欧真行啊,镇定,有条理,以前还真没看出来啊,这小子真是成熟了!这。。。这。。。敢情,偶家的呆子在他兄弟的眼里,一直还没长大成人呢!

对了,他还一直叫偶家的呆子为欧啊,另一个就是魁啊!比偶叫的还亲啊。

有的时候,偶们有些烦他的不着调,但更多的时候,偶跟偶家的呆子说:不管他怎么样,这样的朋友值得你们珍惜!世界上正因为有了他这样的人,才更加丰富多采啊!可惜的是,他的世家没有给他留下足够的家底。

魁呢,至今单身,清明小长假,刚带了新交的女朋友来杭州度假,魁这次非常隆重的推出,大有就此订终身的意思。偶们非常热情地招待了一宿的五星级酒店和一顿玉麒麟的地道沪杭小菜。让魁非常的有面儿。上次偶们在同样的位置招待了老朱和他的女友,当年年底他们就大婚了,但愿魁也能这样。

魁把大把的银子都贡献给了茂名路的酒吧,当然还有他的青春。偶曾经也跟他们去混过几次,发现他们在酒吧也不怎么样,既不胡闹,也不泡妞,就拎着个酒瓶,四处找不认识的朋友碰杯。开始不明白,后来偶捉摸着呢,就是寂寞,内心无法排解的寂寞!需要在某种情景中,找到同类,然后排解。

魁年轻的时候,身边从来不缺少女孩。大学的时候,找的是英语系的一上海妞,可人家一毕业,就迅速钓了一金龟婿嫁掉了。这对魁应该是个小小的打击,然后身边出现过各种各样的爱情体验者,曾经有段时间,魁迷上了杭州的酒吧,每周必来,偶们索性扔了把钥匙给他。于是经常会有不同的女孩带过来,一起住在我们的小房间,但基本都是一次性的,稍纵即逝。偶们从来没有留意。直到遇到阿九,这个同济的女孩,伶牙利齿,经常把老朱都收拾得哑口无言,她真正地打动了魁的心。女孩要出国留学,出国之前,来了趟杭州,偶们都很喜欢啊,女孩坚持要先结婚,后出国,但魁不想用这种方式栓住女孩,婉言谢绝。为了这个阿九,手机号码都尽可能换成了9,实在不行的地方,就用3,3X3也是9啊,那时还没有E-MAIL,全是跨国长途,电话卡都是一打一打的买。当然最终,时间和空间战胜了脆弱的爱情,这彻底地伤害了魁的心。

魁是做期货的,有大把的时间,有几年,这大把的时间基本都是和老朱在一起混。这曾经令科大的女孩非常不满,甚至怀疑他们俩断背。魁赚钱的时候,喝酒吃肉,没钱的时候,曾经打电话让同学过来救急。偶家的呆子后来也去上海工作,在那段时间,也没少跟着混,但偶家的这位是个居家型的,时间久了,不免厌倦。

魁是个对朋友特别真诚的人,不喜欢有丝毫的功利。前年的校庆,有同学赶到上海来相聚,顺便做点生意上的拜访,魁就会明显的不高兴,他觉得这世界上,没有比友情更重要的东西了,其他的一切都应该不足挂齿。

魁在后来还找了一个快谈婚论嫁的女友,但因为一件小小的事情,他毅然分手,原因是女孩不够单纯。

最近几年的魁身材已经明显发福,期货做的也不太好,赚的银子都贡献给了酒吧,在上海,至今仍是一无所有。在这个物欲横流的城市,一次性的小妖精很多,永久性的很难。但魁还是有着孩子一样的纯真。

老朱后来找了一个有着观音的外表,菩萨的胸怀的大龄女青年结了婚,没有工作的他喜欢跟着老婆到出差的城市四处溜达。科大的女孩却至今未婚,因为她找不到一个男人可以为她付出所有。即使开着PORCHSE的男人,也只肯付出小小的一部分,不象老朱,尽管不挣一分钱,却绝对的倾囊而出。阿九后来也回到了上海,挣着欧元给付的薪资,但是和科大的女孩一样,却都难以和深爱的男人再回到从前。

她们都和偶家的呆子成了朋友,一个要当偶儿子的干妈,一个要当偶儿子的教母。偶们没有这么时髦,就敷衍着不置可否了。

有时候,偶有些迷糊,人啊,贫穷OR富裕,快乐OR忧伤,日子都是会慢慢流淌的吧?

 

 

 

 

 

 

 

 

 

  评论这张
 
阅读(7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